欢迎光临~官方网站!
语言选择:繁體中文
您的位置:主页 > 渔船捕鱼 >

渔船捕鱼

海报直击丨开海后渔船出海的首个一天一夜

发布时间:2021-09-11 19:59

  

渔船捕鱼海报直击丨开海后渔船出海的首个一天一夜

“打开大海!”9月1日中午12时,山东省为期4个月的休渔期结束,黄渤海正式出海。原来还是日照岚山渔港,启动键瞬间被按下,千帆在争渡船。船员们的喊声此起彼伏,马达的轰鸣声响彻渔港,码头一片繁忙景象。

老法抗拒了多日的渔船终于拔锚起航离港。红旗在船头飘扬,摇钱树在风中摇摆,就像老法律此时的心情。

59岁的老法是日照人,17岁那年,他乘船出海。他在海上漂浮了42年,当了30多年的船长。和所有的渔民一样,从5月1日打鱼休渔开始,老法就盼着开海。

其实早在8月初,老法就已经在准备开海了。织补渔网、修船和油漆...旧律说前期的这些准备工作一点都不能马虎,都和最后的收获息息相关。“开海后,没有时间修船、修网。”

每次出航前,老法都特别忙。旧法律应该担心渔具和材料的准备,尤其是船上的安全措施是否到位。收起渔网,整理渔具,检查绳索,加油加冰,运送生活物资,使开航前的最后准备工作近乎完美。

9月1日中午12时,停泊在岚山渔港的数千艘渔船拔锚起航。但老法似乎并不着急。他有自己的计划。老法说,他和姐夫的船一起出海捕鱼,用的是双拖网。一般下午2点出海,下午4点到达渔区,撒第一网。晚上10点收网,然后投第二网。早上5点收网回家,可以保证早上6点到达港口,赶上海鲜市场人多的时候。

"鱼、虾和满仓满载而归."下午2点,老法的渔船离港。在庆祝开海的一阵鞭炮声中,船员赵戈像往常一样喊出了对这次出海之旅的期待。赵戈,45岁,山东临沂人,从2006年开始从事海员工作,是这艘法国老船上的五名海员之一。

“一艘船的船长通常是五六个人,船员来自世界各地。和这艘船上的船员一样,有一个黑龙江人,两个河南人,两个临沂人。基本上,当地人这样做的越来越少了。”

船离港后,开始下起了小雨,赵戈和其他四名船员又开始冒雨作业。整理船舱,整理渔具,整理渔网。从捕鱼区出发需要两个小时。在这段时间里,他们应该在撒网之前完成所有的工作。

船员们显然已经习惯了大风大浪,下雨对他们的工作完全没有影响。也许是对第一次净收获的期待,剧组很努力。“这次小雨根本不算什么,大风对出海的影响最大。”赵哥说,尤其是冬天,气温低,北风吹,他们在甲板上收网、抓鱼,冻得说不出话来。遇到大风大浪,冰冷的海水会打在我的脸上,像刀子一样疼。

正当船员们忙碌的时候,记者来到了渔船二楼的驾驶舱。驾驶舱区域狭小,老法站在中间,一只手拿着舵,一只手拿着对讲机,在另一条船上和小舅子交流。记者注意到,老法辉来回踱步,不时透过驾驶舱前和左右两侧的窗户观察海上情况,有时甚至将头伸出窗外。虽然老法后面有两把椅子,但他根本坐不下。

“这次旅行需要将近20个小时,所以我必须密切关注它。我根本坐不住。坐下来就睁不开眼睛。”老法说,每次出海,都要在一个站站近20个小时,白天上岸只能睡两三个小时。“最多一个多月没睡觉,最长三天三夜不闭眼。”

老规矩说,如果船上有大副,两个人可以调换,就不会那么辛苦了。“你找不到钱。渔船对大副要求很高。有经验的很难找到。一个合格的船长至少需要五六年。”因此,多年来,老法一直坚持独自操舵。“不要相信别人掌舵,不管怎样,只要我在舵上,我就会安心,就会没事。我已经航行了40多年,没有出过事故。”可能是海上经验比较多,老法说的是风轻云淡。

航行两个小时后,船慢了下来,开始放网。老法和小舅子的船用的是双拖网,也就是下了网后,两艘船拖着同一个渔网捕鱼。一般每晚放两次网,五六个小时放一次网。如果渔获不多,就要放网,再找有鱼的地方。

短暂的忙碌过后,热闹的甲板渐渐静了下来,船员们陆续进入船舱,只留下渔船拖着渔网在茫茫大海中缓缓行进。

赵哥说,下网后,剧组会利用下网前的时间休息一下。“出海很难。吃饭和休息不是固定的。有工作就工作,完了就吃饭,没工作就在上铺休息。在船上,任何时间都是工作时间,没有固定的睡觉时间。”记者注意到,船员可以休息的船舱非常狭窄,非常潮湿。然而,船员们已经习惯了,很快就在鱼腥味和机器的声音中睡着了。

赵哥30岁才开始随船航行。“以前,我打零工,不挣钱。一个月才四五千块,根本养不起老婆孩子。虽然船员们工作很努力,但他们挣得更多一点。谁会带着一份好工作出海?”赵哥说,刚开始工作的时候,他受不了。他上了船就吐了,头痛头晕站不起来。“没办法,怎么办,得适应什么样的环境。我不能忍受我能做的。为什么不能做别人能做的事?”

像赵哥这样的船员,通常在出航后工作到年底,然后休息半个月再出海。“只要风不大,天气条件允许,我们都会正常出海,基本没有休息的时间。”来年渔季休渔四个月时,部分船员会选择在家休息,在家做一些工作。"如果有些人想挣更多的钱,他们会出去打零工。"

晚上8点,其他船员还在睡觉。赵哥已经起床开始准备晚餐了。赵哥告诉记者,开海后,他们基本上一天三次在船上吃饭。“有吃的,吃饱了就有力气干活。”

炒了一大锅炖白菜,煮好饭后,赵哥叫醒了其他船员,然后给出租车送去了一份老方法。这时,老法还在全神贯注地看海。因为雨越下越大,海上刮风,越来越多的渔船在海上相遇。对于老法这样使用双拖网的渔船来说,错船最考验船长的技能和经验。稍有不慎,与对方的渔网挂错了船,可能就是浪费时间。

晚上10点,两艘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,平静的甲板上恢复了喧闹。最后,在收获的时候,老法和两艘船的船员似乎有点兴奋,也有点紧张。毕竟这是开海后的第一张网,承载了所有的希望。

拉网者拉着渔网慢慢恢复。40多分钟后,渔网底部装满了捕获的鱼袋,巨大的鱼袋被桅杆上的提升绳高高吊起,船体也被压向一边。明亮的渔获从渔网的底部涌出,覆盖了半个甲板。不知是谁叫好,老法和全体船员悬着的心都放下了。

“差不多有七八千斤,大部分是剑鱼,还有一些鲳鱼和鲭鱼,不算太多,跟去年差不多,正常。”虽然老法有点失望,但还是开心地笑了。虽然他不能离开驾驶舱,但他的眼睛仍然透过窗户看着甲板。旧的法律说,捕获取决于技术和运气。“运气好的话,一晚上就能拿到几万英镑。如果运气不好,一夜暴富是常事。”

船员们立即撒下第二张网。为了保证渔获物的新鲜度,船员们立即开始在雨中分拣渔获物。我看到他们先洗了装渔获物的箱子,然后把剑鱼、鲳鱼、鲭鱼和螃蟹分门别类地打包。赵哥说,如果长时间出海,也会把渔获物储存在冰里,整个过程至少需要4个小时。

海面上灯光闪烁,甲板上灯火通明,船员们忙得不亦乐乎。驾驶舱内的安静与甲板上的兴奋形成鲜明对比。旧法律似乎总是孤独的,重复着同样的动作。不同的是,老方法显然抽得更勤了。老法说,自己在家从不抽烟,但每次出海,都要带足够的香烟来抵抗睡意。

出海的日子不仅辛苦,而且孤独。旧法律似乎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要告诉记者。谈出海的乐趣和辛苦,谈往年的收获,但谈的最多的是自己的家庭和孩子。这也是剧组跟记者聊得最多的话题。每当谈起孩子上的是哪所大学的研究生,去的是哪个好单位的工作,脸上总是不自觉地流露出自豪,仿佛多年的努力有了回报。

凌晨4: 30,船员们刚刚整理好渔获,已经撒下的第二张网又要开始了。捕鱼后,渔船开始返回香港,船员继续分拣渔获。

老法终于松了一口气。虽然收成没有想象中的多,但和去年差不多,也没有亏本。“我们两条船下面有两张网,平均每张网七八千英镑。”按照旧法,过去一张网有时能卖到四五万公斤,正常情况下也能卖到一万多公斤。“我现在做不到。这几年我好的时候,一年能赚二十到三十万。这两年不太好。”

旧法律说,他们期待出海,但害怕赔钱。“成本太高了。外出加油费、劳务费约8000元。主要原因是现在人工成本太高。我船上有5个船员,最高的一个月拿2.9万,其他的也需要2万多。好的可以卖2万元,不好的卖几千块。”

“鱼更便宜更贵,比我20年前开木船的时候高多了。抓得少,就赔钱。”旧法律似乎有些无奈。“这几年市场不太好。和前两年相比,差距太大了,可以几万块。”

按照旧法,他这个年纪的船长并不多,像他这样的锡船有三分之一已经弃渔上岸。“我们老渔民的孩子基本上再也没有这样做过了。”

老法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。儿子15岁的时候,读书看腻了,说不想上学。他想和他一起出海。老法让儿子跟着他上船画画。结果刷了不到一米就不想做了。“我老老实实回家上学,还没出海。”

老法律说他也有上岸的想法。“如果这两年市场好,我还会多工作几年。市场不好,我就把船卖了,回家看孙子。”老方法说起来容易,但眼神明显流露出不情愿。他们这一代人从小就在海上捕鱼,老了也放不下渔船。年轻人宁愿送外卖和快递,也不愿意出海,也没有接班人。

早上7点,老法的渔船停靠在岚山渔港。由于大多数在公海捕鱼的渔船需要五六天才能靠岸,老法的渔船成为为数不多的返港渔船,自然吸引了码头不少人的目光。

工作人员将渔获分门别类打包放在码头上,装载工人将渔获装上卡车,然后运到最近的海鲜市场,老法的妻子一早就在那里等着...

上午9点,最后一箱渔获离开了船,离开了港口。船员们开始清理渔网,清理渔船,购买必要的物资。赵哥在船舱里为大家准备早餐。配料是他们晚上捕获的剑鱼和鲭鱼。

这时,老法已经在驾驶舱里睡着了,距离上次睡觉已经有24个多小时了,但他只有三四个小时的休息时间。“这就是渔民的生活。”仍在机舱里忙碌的赵戈向记者告别。

你看着船,在暴风雨中进进出出。下午两点,老法的渔船拔锚起航,又开始了一天的航行...

想爆料吗?请登录阳光连线(),拨打新闻热线,或登录齐鲁官方微博。com (@齐鲁网。com)提供新闻线索。齐鲁。com的广告热线邀请合作伙伴。

山东港口集团与玉湖集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。青岛日报/管亥新闻9月5日讯今天上午,山东港口集团与玉湖集团(香港)投资控股有限公司...[详情]。

“王者荣耀分会已经在国内落户济南,团队名称正式变更为‘济南RW侠’。刚刚,国内知名电竞俱乐部RW侠正式宣布了这一消息。经过一年的精心选址...[详情]。

享有济南“南泉之都”美誉的袁宏禹,是济南72泉菊苣泉和夏泉的所在地。还有解放前山东省主席韩复渠的别墅遗址,也有废弃的。

青岛日报/管亥新闻9月5日讯近日,青岛阴雨天气导致路面湿滑。青岛通三高速交警对辖区内事故多发路段进行了梳理,提醒驾驶员通过这些路段。

青岛日报/管亥新闻9月5日“这次交流会是一次真正的‘政府搭台,企业唱戏’,而企业也成为了会议的‘主角’,这将有助于我们国外清洁取暖企业的进入。”...[详情]。

青岛日报/管亥新闻9月5日讯9月4日下午,由青岛市政府主办的2021年服务贸易交易会“青岛日”在北京会议中心举行。在推介会上,胶州...[详情]。

2021年9月5日是第六个“中国慈善日”,民政部在北京召开第十一届“中国慈善奖”表彰大会,表彰2017年至2019年在慈善领域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士。

9月3日下午,历时2天的第二届烟台市公共就业服务专项业务竞赛圆满落幕,最终决出“十佳职业指导人员”和“十佳基层公共就业服务人员”。

2021年9月5日是第六个“中国慈善日”,民政部在北京召开第十一届“中国慈善奖”表彰大会,表彰2017年至2019年在慈善领域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士。

不在的时候,我会紧紧抓住“见证新黄河,永远跟党走”这个名字。2021年山东步黄河,全民热报名。

在挂牌两周年之际,自贸试验区济南片区获评国家文化出口基地文化“出海”,济南打造全链条“航母”。

近日,市政府办公厅印发《济南市支持首店经济和连锁经营发展的若干措施》,打出了支持首店经济和连锁经营发展的“组合拳”。加快知名商业产品...[详情]。

召开青岛市领导干部会议,宣布中央、省委关于青岛市委主要负责同志职务调整的决定。

从9月1日起,山东的契税税率统一为3%,符合法定要求,免征契税。也是山东高质量发展的“一揽子政策”。

3个城市入围全国“一刻钟便民生活圈”试点城市山东“全国第一”,便民生活常态化。

召开青岛市领导干部会议,宣布中央、省委关于青岛市委主要负责同志职务调整的决定。

在省委组织部领导干部会议上,刘佳怡强调,要全面贯彻新时代党的组织路线,为新时代现代化强省建设提供坚强组织保证。

【Xi总书记在中央党校(国家行政学院)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仪式上的重要讲话在山东引起热烈反响】信念坚定、对党忠诚、实事求是,努力成为能大有作为、责任重大的栋梁之才。

上一篇:河北黄骅:渔船满载而归 下一篇:没有了

导航栏目

新闻中心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

手机:

电话:

邮箱:

地址: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
二维码